当前位置: 首页 > 休闲 > > 十年信“神”路 一把辛酸泪
十年信“神”路 一把辛酸泪
作者:   |  字数:61212  |  更新时间:2024-03-01 01:24:02/span>  |  分类:

休闲

我叫查强民(化名),神1955年11月生,年信一直居住在安徽省黄山市,把泪小学文化。辛酸

人生遇坎坷,神误入“神”圈套

我的年信人生一直不顺,小时候家里兄弟姐妹多,把泪吃不饱饭,辛酸小学还没毕业就回家干农活挣工分,神好不容易结婚有了儿子,年信可在儿子五岁时妻子突发疾病去世,把泪让我深受打击。辛酸后经人介绍,神认识了隔壁村的年信钱英,她丈夫因病去世留下她和两岁的把泪儿子,我们同病相怜,重新组成了新的家庭。钱英虽体弱多病但温柔善良,我们共同努力支撑着这个清贫的农民家庭,慢慢将两个孩子拉扯大。

2012年7月,我们村有人传播“全能神”的歪理邪说,说是一个“女神”下凡来拯救人类,信了她就可以保一家人平安无事。当时我想着老伴一直体弱多病,常年吃药,要是信了这“神”能保平安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连常年吃药的钱都省下了。有了这个想法后我就积极加入“全能神”,根据要求四处活动,“传福音”拉人、散发书籍光盘及转运信徒捐献的粮油食物等。2012年10月,我和另外三个所谓兄弟姊妹在县城一个出租房里从事“事务组”活动时被公安机关抓获,后被判刑一年三个月。在监狱服刑中,虽然管教干部也对我苦口婆心地宣传教育,但那时的我固执地认为“女神”是来拯救人的,凡不信的、抵挡的都将要下地狱。

刑满释放后,我回家继续务农,老伴依旧常年生病吃药,并没有因为我信“神”就身体安康。虽然家人极力反对我信“神”并劝阻我,但当时我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反而认为我这是在为整个家庭做好事,他们现在不理解,以后总归会理解我的。

常年生病的老伴已被儿子接去打工的地方生活,破败不堪的家里杂草丛生,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这时“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信徒要离家尽“本分”“预备善行”,于是我就毫不犹豫取出家中仅有的5000元存款离家外出。我没学过砖工、木工等手艺,靠卖力气身体也吃不消,一开始离家外出的那几个月我只能靠捡拾废品垃圾卖两个小钱来填饱肚子;后来,我发现卖废品垃圾也能挣钱,于是就在一个郊区农村租了个低矮潮湿的小平房,购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开始走村串巷收购倒卖废品垃圾,谋生的同时还尽“本分”。在我租住的小平房里,我尽着“接待家庭”的“本分”,经常接待“教会”派来住宿的人员,定时“聚会”“交通”,讨论“工作安排”,分发邪教宣传资料。在离家尽“本分”的日子里,我活得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日常穿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不论是外出收破烂还是在家搞“接待”,都是提心吊胆,生怕被民众举报。我平常舍不得为自己买一点好吃的、买一件新衣服,靠捡拾卖废品挣得的那一点点收入,要不就是作为“奉献款”上交了,要不就是作为“接待家庭”花销了,就连在收废品当中偶尔收到的金银首饰也毫无保留地作为对“神”的“祭物”上交了……

回首信“神”路,一把辛酸泪

2022年7月,我的违法活动被公安机关查获,我依然不思悔改,反而认为自己临到了“神”的考验,是在为“神”做的见证。后来通过反邪教志愿者深入浅出地说理教育,让我明白了之前不明白也不敢想的事情:比如说“全能神”宣扬信“神”能保平安,那我信“神”后为什么老伴还是一直疾病缠身不见好转?通过反邪教志愿者耐心帮助我深入地学习思考,终于让我懂得:原来“全能神”其实就是一个打着基督教旗号、彻头彻尾骗钱害人的邪教组织!想想我这么多年为“神”省吃俭用交那么多“奉献”,离家在外收破烂的那些日子,自己什么都舍不得买,既要攒钱尽“本分”交“奉献”,又要搞“接待”,为这个“神”违反法律受到惩罚,受这么多的苦、遭这么多的罪,所有的这些苦到头来只不过是一把辛酸泪……

现在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经历,让更多的人认识到“全能神”邪教的危害。我想对那些还在痴迷“全能神”邪教而离家的人说:快醒醒吧!赶紧回家吧!不要再为这个骗钱害人的邪教组织牺牲卖命了,你们的家人还在眼巴巴地等你盼你回去,执迷不悟的结局,只能是像我一样的上当受骗、追悔莫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